希伯来大学霍普金斯教授莅临我院讲学

2018-11-28 14:51:25 来源: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点击: 收藏本文

11月27日下午,希伯来大学霍普金斯教授应邀来我院作了题为“雅各布·克莱因与现象学”的学术讲座。我院150余名师生聆听了本次讲座。讲座由陈世放副院长主持。

此次讲座,霍普金斯教授从“克莱因的生平介绍、克莱因与海德格尔的现象学、克莱因与胡塞尔的现象学和克莱因对现象学的贡献”等四个方面展开论述。首先,霍普金斯教授从克莱因的成长和求学过程向我们介绍了克莱因是如何逐步投入到现象学的研究当中。对雅各布·克莱因的哲学思想,霍普金斯教授归纳为两个观点:(1)数学物理学是我们现代世界中最重要的事物,我们所有的生活和思想被它塑造;(2)由于数学的符号性特征,数学物理存在概念难题。

图片1.png

 

随后,霍普金斯教授在展开克莱因与海德格尔的现象学中,主要围绕海德格尔的理论,说明克莱因如何颠覆和使用它——在某种程度上克莱因是反对海德格尔本人。克莱因认为,古希腊哲学的基本问题,不是存在(Being)作为某种存在者(phusis)的东西——尽管是在表面上但仍在结构上——被遮蔽的问题,而是组成多数的团结(togetherness)问题和多如何是一以及一如何是多的问题。

紧接着,在讨论了克莱因与胡塞尔现象学的时候,霍普金斯教授认为胡塞尔是克莱因对于现象学的研究启蒙。在超越论构造分析中,胡塞尔提到物理学、逻辑学,甚至是哲学都是意义构造(Sinngebilde),而克莱因在其论文中将之译为significant formation(意义的构造)。 胡塞尔将现象学描述为超越论地、还原了的纯粹意识的本质科学,克莱因则指出胡塞尔的问题是起源的问题,为了以一种新的方试论述起源问题,胡塞尔必须克服心理主义(psychologism)和它对起源与事实(origin and fact)的合并。

图片2.png 

最后,霍普金斯教授在讨论克莱因对现象学的贡献中,他认为克莱因帮助我们了解胡塞尔的一与多思想。因为克莱因将一和多问题和一切存在之根基的问题,从一个存在论层面上转变到一个现象学层面上,即一切事物显示方式的问题都是充满意义的。这种转变是重新将杂多的统一的构造问题化。

图片3.png图片3.png

撰稿人:梁智锋

审稿人:余晓玲